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Scroll to Top

回页面顶

每个人都能自由地看到我们的文明

阎罗王授记经 阎罗王授记经 阎罗王授记经 阎罗王授记经 阎罗王授记经 阎罗王授记经 阎罗王授记经

6 条评论
撰自未曾
2013年12月30日

book info

撰于2013年12月30日 | 6 条评论 | 归类于 | 撰自未曾

阎罗王授记经

《佛说阎罗王授记四众预修生七往生净土经》简称:阎罗王授记经/佛说十王经。晚唐五代敦煌就流行绘制十王,为生死者皆可祈福。从一七到七七日过秦广王、初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变成王、过泰山王,百日过平正王、一年过都市王、三年过五道转轮王。此本含伯希和从敦煌带走藏于法国国图的《阎罗王授记经》三种绘卷。

《阎罗王授记经》常用名是《佛说阎罗王授记四众预修生七往生净土经》,字数最多的为《佛说阎罗王授记令四众送终逆修生七斋功德往生净土经》,较简为《佛说阎罗王授记经》。尾题有《阎罗王授记经》与《佛说十王经》等。学者们探讨此一经时,也使用了《阎罗王授记经》、《佛说十王经》、《十王生七经》、《地狱十王图》等等多项不同名称。以前分析经题均未透彻,笔者发现,《佛说十王经》的尾题实际仅现于绘图本之后,经首“成都府大圣慈寺沙门藏川述”之题名与五会赞经启语亦同,即“藏川”名与《十王经》只与具有赞文、插图的卷本有关,此点在过去研讨中多未辨明。而纯写本尾题则多为《阎罗王授记经》。总括来说,无论图、写本,此经正式名称是《阎罗王授记经》,《佛说十王经》只是图本的一种简称。因而探讨此经时,名称仍以《阎罗王授记经》为宜。(此段文字介绍参考:《阎罗王授记经》缀补研考

十王信仰,指崇信和设斋供养冥间十王,祈求死后免受地狱之苦,转生极乐好处的信仰观念和修持活动。十王,也称十殿阎王、十殿冥王、十殿阎君等,即指秦广王、初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变成王、泰山王、平等王、都市王、五道转轮王。十王信仰,兴起于晚唐、五代,一直持续到今天,成为我国民间信仰的主要部分,其六道轮回、因果报应的说法深刻影响着国人,为亡人作“七七斋”及周年斋、三年斋直至今日还在我国民间流传,成为民间一种风俗习惯。

十王信仰的形成主要缘于佛教地狱思想、因果报应思想、三世轮回思想与中国传统的鬼神魂魄思想之结合。

在佛教地狱思想传入以前,中国虽无地狱,但却有着非常丰富的冥间鬼神魂魄思想,人们普遍相信人死之后灵魂不灭,相信灵魂有超人的能力并因之举行种种礼拜活动,如招魂、赶鬼、丧葬仪式、祭祖等等。《礼记·祭法》曰:“大凡生于天地之间者,皆曰命,其万物死皆曰折,人死曰鬼。”古人认为人死后灵魂不灭,此不灭之灵魂即鬼神,鬼和神有着一定的区别。《礼记·祭义》中云:“宰我曰:‘吾闻鬼神之名,不知其所谓?子曰:‘气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合鬼与神,教之至也。’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骨肉毙于下阴,为野土;其气发于上,为昭明。蒿凄怆,此百物之精也,神之着也。”又《礼记·郊特牲》:“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求诸阴阳之义也。” 人们对死者进行安葬和祭祀,就是为了使死者的灵魂得到安定的归宿。

以卷一(NO.2003)为例介绍(已包含到PDF文件书签注释):

第一图为卷首画,释迦牟尼坐于鸠尸那城娑罗双树下莲座上,临般涅槃时最后一次说法。两边是佛弟子舍利弗和目连,十王对称坐于佛之下,中间位置圣坛两边为道明和尚和狮子。卷二、三(NO.2870, NO.4523)中还绘有梳双髻的善恶二童子。说法图背景后为四判官( NO.4523无 )。

第二图画六菩萨,以地藏菩萨为首,余为观音菩萨、龙树菩萨、长悲菩萨、陀罗尼菩萨和金刚藏菩萨。显示了地藏菩萨在十王信仰中的重要地位。

第三图绘一黑衣使者乘黑马、把黑幡,为阎罗王派去检亡人家功德。

第四图绘亡人一七日过秦广王,王案两侧为善恶童子,下有二持棍棒官员,前为四低头弯腰罪人,右立一持经卷妇人,显示了有“善”业、“恶”业亡人之不同待遇。

第五图绘亡人二七日过初江王,图中亡人在度“奈河”。有罪业之亡人戴枷“千群万队涉江波,引路牛头肩挟棒,催行鬼卒手擎叉”,而具“善业”之有德妇人则神定气闲地从桥上走过。

第六幅图绘亡人三七日过宋帝王的栖惶境地,亡人戴枷被牛头鬼卒持棒赶催。

第七图绘亡人四七日过五官王殿,殿中有一“业称”,衡量亡人前生之善行与恶行。

第八图绘亡人五七日过阎罗王殿,殿中“业镜”准确反映亡人前生的行为。说明亡人在生的行为均被记录在案,想侥幸逃过冥王审判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可能给民众极大的震撼力。NO.4523还绘出三个动物正嘴叼讼状奔向阎罗王的桌子,似在控告亡人。NO.2870绘地藏菩萨与阎罗王并坐,道明和尚和金毛狮子伴随一旁,给亡人一点被救拔的希望。

第九图绘亡人六七日过变成王,画出了具有善、恶两种不同业缘的不同果报。善人乘云升向天,而恶人则被关在地狱之中。“日日只看功德力,天堂地狱在须臾”,向众生强调作功德的重要性。

第十图绘亡人七七过泰山王,为中阴阶段七七四十九天暂告一段落。中国传统民间信仰认为人死魂归泰山,泰山府君在民间的地位根深蒂固,这可能是将泰山王置于七七日的原因吧。

第十一图绘亡人百日过平正王殿,描绘亡人身遭枷杻被鞭伤的悲惨状况,劝导男女众生努力修功德,免落地狱苦处长。

第十二图绘亡人一年过都市王,到此王时六道轮回仍未定,劝导众生造经造像出迷津。

第十三图绘亡人三年过五道转轮王。NO.2003与NO.2870中五道转轮王身着铠甲,作武将打扮,有一些卷子则为平民或文官打扮。图中画有六道或五道,亡魂将从此转入下生的轮回当中。NO.2870还画有一搭有动物皮的架子,似乎强调判决立刻生效,一旦入畜生道,就马上披上下生要做的动物皮。

第十四幅即最后一图绘亡人解脱图,给人们从中阴、生死轮回中解脱出来的希望。图中亡人在由牛头鬼卒所守地狱中受苦,城外二恭敬之人供养了一串铜钱和一捆布,文曰:“十斋具足,免十恶罪,放其升天”,说明“努力修斋功德具,恒沙诸罪自消亡”。侧有一僧人,有的写本画作目连或地藏菩萨,各家对此人物观点不同,但不论是谁,都给了亡人被救助的希望。

从《阎罗王授记经》绘中可看出阎罗王、泰山王、五道转轮王的重要地位,充分说明了前文所提十王是以此三王为核心发展而来,经文前提到各菩萨、阎罗天子、泰山府君、五道大神等悉来礼敬世尊,听佛说法授记,也证明了这一点。 图本《阎罗王授记经》绘出了亡人通过中阴的情景,渲染性很强,即可用于设斋等法事活动时供奉,又可用于宣讲《阎罗王授记经》,传播十王信仰,劝导众生造经修斋祈福。(注释文字介绍参考:党燕妮 的 晚唐五代敦煌的十王信仰

增补一套《十王图》10幅

10wangtu
此套《十王图》共十幅:秦广王图、初江王图、宋帝王图、五官王图、阎罗王图、变成王图、泰山王图、平等王图、都市王图、五道转轮王图。南宋佛像画家陆信忠绘,设色绢本。此为奈良国立博物馆藏。据称人死后前往的阴间,有阎罗王 (阎魔王)等十个魔王要对死者罪孽进行审判。死者在头七到七七每隔七日,以及于百日、一年及三年的忌日依次接受各魔王的审判,以决定转世脱胎至六道中的何处。中国自五代(10世纪)时期便留有遗作,宋、元时代明州(现浙江省宁波市)职业画匠的作品还被大量传至日本。陆信忠(南宋宁波民间佛像画家,作品多数流往日本。)的画便是其中的代表作。本图的落款虽有部分缺损,但仍可辨认出与本馆收藏的陆信忠绘“佛涅般图”的笔迹一致。十图均描绘了魔王带领一群冥官,坐在椅子伏案查阅罪状,前面绘有狱卒小鬼、将要接受审判的死者、还有被判有罪的死者接受各种刑罚的场景。准确的像形和鲜丽的彩色构成浓重细腻的表现手法,堪称陆信忠流派的佳作。另外魔王身后的屏风上均绘有水墨山水,此类画中画在日本的水墨画引进史上起到了一种积极的作用。(介绍参考:十王图)

文件名:十王图.10幅.南宋陆信忠绢本设色.奈良国立博物馆藏
文件格式:PDF高清
文件夹大小:23.6M

下载链接


注:此文件《佛说阎罗王授记四众预修生七往生净土经》包含法国国家图书馆藏:Pelliot chinois NO.2003NO.2870NO.4523。另外,此文件分别包含页面书签和详细的文字注释。

书名:佛说阎罗王授记四众预修生七往生净土经.敦煌图卷.三种.法国国家图书馆藏.附书签注释
文件格式:PDF高清
文件大小:21.3M

直接下载

评论

  1. 匿名

    感謝資源

  2. 佛子隆辉

    资源或评论,大众可自行斟酌甄别

    • 未曾

      哈哈哈,我是不懂啊。。嗯,谢谢您的耐心解释和专业的补充~
      希望为大家研究带来参考

  3. 佛子隆辉

    此经【阎罗王授记经】极可能是疑伪经,佛教界同修应警惕之!余查大藏,历代各版大藏经(如乾隆藏、大正藏、永乐北藏等常用,乃至宋代初版大藏经即普慧藏、赵城金藏等,至今之中华大藏经、佛教大藏经等)“均无收录”,而出现阎罗、阎王、阎罗王 字样之经典,仅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劉宋 慧簡譯(故前者疑似伪造,而后者为历代大藏多有收录实为真实佛经)一本,附所属藏别如下:
    大正新脩大藏經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參考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劉宋 慧簡譯 0043 01 001 0828 〔阿含部〕,Nos.26(64),42,125(32.4)
    佛教大藏經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宋 慧簡譯 0505 024 01 0231
    高麗大藏經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劉宋 慧簡譯 K0682 19 1 545
    中華大藏經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宋 慧簡譯 0740 034 1 77
    乾隆大藏經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宋 慧簡譯 0556 051 1 649
    卍正藏經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宋 慧簡譯 0562 025 1 0137
    磧砂藏經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參考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宋 慧簡譯 0692 18 001 0786 五天使經;鐵城泥犁經
    永樂北藏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參考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宋 慧簡 061 1 小乘阿含部
    趙城金藏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參考
    佛說閻羅王五天使者經一卷 宋 沙門慧簡譯 049 1 363 小乘經(七)

    而提及之类似本,如【十王经】、【地藏菩萨十王经】仅日本近现代《卍續藏經》有录(日人已明言此版本为学术性大藏,不乏收录历代之争议疑似伪经),然余版大藏“均无收录”,故亦恐为疑伪经:卍续藏之藏别如下,

    經名 朝代 譯作者 經號 冊號 卷數 頁數 相關經典 參考
    佛說地藏菩薩發心因緣十王經 唐 藏川述 1657 150 01 0769
    佛說預修十王生七經 唐 藏川述 1658 150 01 0777

    ——以上,谨为佛教徒提醒一二

    • 未曾

      这个是敦煌绘卷(伯希和当年带走的)绘画年代在晚唐、五代。

      • 佛子隆辉

        = =、自然知道此是唐末五代之作,但极为可能是佛教之疑似经,见介绍文字所附
        (注释文字介绍参考:党燕妮 的 晚唐五代敦煌的十王信仰)
        这个链接打开,文中也有对于《阎罗王授记经》的描述:
        “杜斗城等多位学者认为此经成于晚唐五代,萧登福则认为撰于初唐,参见杜斗城《敦煌本佛说十王经校录研究》第146页;萧登福《敦煌写卷〈佛说十王经〉之探讨》,《敦煌俗文学论丛》第185页。”
        所以此经不是梵译汉的,而是唐末五代人自撰。后查此经于历代大藏经(大藏经即俗称佛藏)均无一收录,见一楼。

        至于介绍所称“尾题有《阎罗王授记经》与《佛说十王经》等”,那么我查了这本“十王经”,也无各版大藏经收录。仅日本近现代《卍續藏經》有录(日人已明言此版本为学术性大藏,不乏收录历代之争议疑似伪经),见一楼。
        所以在注释文字介绍参考:党燕妮 的 晚唐五代敦煌的十王信仰
        这个链接打开也有对于《十王经》的描述:
        “且据日本学者研究,其为日人据《阎罗王授记经》伪撰[36],是伪经的伪经。”
        暨“[36] 见泉芳璟《十王经の研究》,《大谷学报》23卷4号,1941年;日本学者景耀在其《考信录》卷四中认为《地藏菩萨发心因缘十王经》是平安末期或镰仓初期由日人据《预修十王生七经》而伪撰,参见《佛光大辞典》第2册,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年,第2322页。 ”

        根据介绍所附之党燕妮 的 晚唐五代敦煌的十王信仰,综合我一楼所述这个资源所提及之【阎罗王授记经】【十王经】、【地藏菩萨十王经】(简称)这三本均为疑伪经。即要么不被历代大藏所录,要么仅仅在卍续藏收录而已;总之这几本的古籍仅敦煌写本及日本有藏而已,而日方学者早已说明可能为伪撰经典。至于敦煌所藏,学界早说明虽有不少孤本珍本,但疑伪者亦良多。
        所以作为皈依佛教多年的菩萨戒在家佛子提醒其余佛教徒看到这个网页宜谨慎这个资源。不过此经名乃至三本经经名在佛教徒圈中和各大佛教论坛无人提及,可谓闻所未闻(我也是叹未曾有,故作调查,略述这两层评论),可喜,若是不被重视自然不必担忧;仅作提醒一二……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