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Scroll to Top

回页面顶

每个人都能自由地看到我们的文明

千甓亭古砖图释 千甓亭古砖图释 千甓亭古砖图释 千甓亭古砖图释 千甓亭古砖图释

无评论
撰自未曾
2013年6月4日

book info

撰于2013年6月4日 | 无评论 | 归类于 | 撰自未曾

千甓亭古砖图释

《千甓亭古砖图释》二十卷,此书为陆心源倾尽大半生心血收藏的汉魏至唐宋元各代古砖千余方,均出自湖州乌程、武康、长兴各县的古墓。并专门建千甓亭贮之。本书名即来源于此。砖铭拓片纹样别致、字迹奇异,保留着许多古代纪元、地理、官制、姓氏等资料。每间砖旁有陆心源的批注和考证资料。此本为光绪17年石印版。

砖是低廉之物,以泥土为原料,经火烧制而成,加之一铸千万,存世量多,不足为宝。然而,自秦始,迄于宋,古砖上镌刻有文字,这些文字记录了墓主姓氏、原籍、制作年代、砖窑姓氏、吉祥语和一些图案纹样,是研究古代历史纪元、地理、官制、姓氏的重要原始资料,其中部分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有助于考古、征异和订讹补阙,因而长期以来受到有识之士的青睐,特别到清末,一些文人学者视之为奇异,珍之若拱璧,千斤收集,嗜之如饴,盛极一时。而古砖本身所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得到了充分挖掘和体现,成为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一种文化遗产。

古砖大量属圹砖,也有一部分是塔砖、宫殿和房屋建筑砖。古代的砖有方砖、条砖和空心砖三大类。我国最早的砖产生于夏初,秦以前三代之砖虽刻有花纹图案,但绝无文字,因而价值不高。秦砖多为宫殿建筑用砖,坚固耐用,素有“铅砖”之美喻,秦砖上刻有大篆、小篆和隶书等,字书瘦劲古朴,可鉴见古文字的本来面目。到了汉代,兴起以画像砖装饰陵墓之风,铭文砖种类多,字迹质朴古拙。在魏晋及隋唐时期,南方流行用模子印制成的花纹文字墓砖,文字大多为纪年和吉语。我们通常所讲的古砖,一般指秦以后、宋代以前的砖,但秦及秦以前的砖今天已十分稀少。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古砖大多是汉、三国、晋时期的,如甘露砖、黄龙砖、永宁砖、永嘉砖、中平砖、万岁砖、蜀师砖、寿孝砖、长乐砖、铜雀宫砖、宝鼎砖、太康砖、建兴砖等等。古砖的文字主要有几方面的内容:一是吉祥词语,诸如“万岁不败”、“富贵万年”、“吉祥宜子孙”等等,一是记年月日有吉语,诸如“永嘉五年辛未子孙昌皆侯王”、“延熹四年太岁在辛丑,万世老寿,阳遂富贵”、“永元六年大吉宜子孙”等等,三是记年月日又有制砖工匠名,诸如“太平二年八月廿日下邳丁潘作也”、“太康二年七月廿日蜀师所作”,还有单纯记年号的,诸如“元康一年”、“五凤元年”等等。其文字书法多为佳妙,若篆非篆,若隶非隶,笔势舒张,粗犷奔放,经过千百年自然蚀化,更显瘦劲古雅。古砖上的图案有的质朴,有的雅致,主要有虎形,鸟形、鱼形、树形、凤形、龙形,还间有窗格纹、斜格纹、古泉纹、蕉叶纹和水浪纹等等,均为民间画手之作,十分贴近生活与自然,具有较强的艺术趣味性。有年号的古砖要比其他的文字古砖更有价值。

古砖上的文字与铜器铭文、石刻有异曲同功之妙。我国历史上的文人学者辑录古砖奇文异品者颇多,宋代赵明诚的《金石录》,洪适的《隶释》、《隶续》,欧阳修的《集古录》等,为砖瓦文皆收。到了清朝,金石考据之风盛行,尤其是晚清,有许多文人、考学家另辟蹊径,对残断剥蚀的砖瓦文字情有独钟,极力讲求,故“秦砖汉瓦”著称于世。光绪十七年,湖州文人凌霞为陆心源《千甓亭古砖图释》所作序文时,就列举清代专门纂集砖字、砖录之书有:张燕昌《三吴古砖录》、冯登府《浙江砖录》、周中孚《杭嘉湖道古砖目》、徐熊飞《古砖所见录》、陈宗彝《古砖文录》、丁芮模《汉晋砖文考略》、陈璜《泽古堂古砖录》、王献吕《宝鼎精舍古砖录》、纽重熙《百陶楼甓文集录》、吴廷康的《慕陶轩古砖图录》、严复基的《严氏古砖存》、吕佺孙的《百砖考》、纪大复《古砖品》、宋经畲《《瓴甋录》、陆增祥《皕砖砚斋砖录》等,然而,这些砖文专著收录不过数百种,或有图无考,或有考无图,未能臻善尽美。而湖州大收藏家陆心源,是他们中的集大成者,他倾注了一生的心血,收藏汉魏至唐宋各时期古砖千余方,特别是汉、晋朝各帝号砖最多,号称“五百汉晋砖斋主人”,并专门建有千甓亭用以集藏。这些古砖均出自乌程和武康、长兴各县汉、三国、东晋、南朝古墓。光绪六年(1880),陆心源将这些墓砖砖文、纹饰拓出后,详加考证,光绪七年(1881)仿冯氏的《浙江砖录》格式,辑成《千甓亭砖录》6卷,光绪十四年(1888)又出版《千甓亭砖续录》4卷。陆心源倍感砖录有无图之缺憾,为了具有更具体、更直观的效果,于是让其子陆树藩、陆树屏及门人李延达用西法摄影对砖图进行拍摄并石印,再对照砖印作详细的文字说明,于光绪十七年(1891)出版《千甓亭古砖图释》20卷。陆氏撰著的古砖图释,既有篆文,又有图案,每一古砖均有详细注释(包含时代、产地、尺寸、内容、特点),考据精当,引用资料翔实,且版图逼真,在同类著作中影响较大。正如凌霞所云:“图与砖录并传,洵为璧合珠联,诚墨林独树一帜。”抗战期间千甓亭的古砖散失很多。解放后,陆氏后裔将其所剩全部献给浙江省博物馆,湖州市博物馆保存着这些古砖的拓片四百页。

杨岘(1819—1896),字见山,号季仇,又号庸斋,晚号藐翁、显亭长,自署迟鸿残叟,斋堂为石头盦、受经堂、磨专室、迟鸿轩。浙江归安人(今湖州),咸丰五年举人,江苏候补知府。晚清的著名书法家、经学家和诗人。工诗书古文,喜金石之学,尤以精汉隶而闻名,对晚清书坛金石之风影响颇深。著有《迟鸿轩文集》及《迟鸿轩诗钞》,并传于世。陆心源(1834—1894),字刚甫、刚父,号子稼,又号存斋、潜园、潜庵,晚号潜园老人、穰梨馆主。室名仪顾堂。浙江归安(今湖州)人。咸丰九年举人。官至广东南韶连兵备道、高廉道、福建盐运使。为学渊博,生平酷爱藏书,晚年归里,即以藏书、校书、刻书终身。所藏古籍多达十五万卷,珍本、孤本计有宋刻二百余种,元刻四百余种。他又著作等身,辑有《唐文拾遗》、《吴兴诗存》、《宋史翼》等,凡940余卷,合称《潜园总集》。他是清末四大藏书家之一,又是著名收藏家,专门设有穰梨馆,收藏金石、书画,古铜器和古钱币等。杨岘在青年时代就与归安陆心源、会稽赵之谦、德清戴望、乌程施补华为密友,当时杨岘长心源15岁,有金兰之契,经常在陆家花园——潜园中切磋学问,故有“潜园才子”之雅称,加之他俩又同爱好金石,在光绪年间,虽身居两地,却书信频繁,至此面世杨岘写与陆心源的信札就不下二十通。他们或互赠作品,相互指正;或赏鉴藏品,交换心得,然更多的是交流古砖收藏方面的内容,我们从中拣选一通,便可窥知一二。

千甓亭主人执事:读来示,敬悉一一。藐与仲复、彦侍、罏青皆曰乡年,在京至好,然不如兰谱之尤密也。即以势利论,执事不在三君子之下,何必多此一猜。承谕到苏必枉顾,则又似太拘人,同感。藐不拜客、不宴客,半为畏讥,半为光景不充,格外节省起见,自己杜门偏夷,客之不来,是不恕矣。嗣逅,执事高兴,即过谭。明窗论茗,亦一乐境否?即飘然迳去,如行云流水,有何嫌疑。藐前书一时戏语,勿见怪为幸!今日时势迥异,尊亲如恭邸,安攘如恭邸,尚遭意外,矧战革乎?原参折内有藐视上司等语,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藐非恶谥”。故改号藐翁(同寅中敢藐视上司者有几人哉)。方志荣宠,何戚戚之有,新赐各种,感谢!惟云《砖录》有大谬一句,不知何指?乞示。前赐砖拓廿集。愚意谓“光和伪之,至神,爵字太软弱,恐亦不可恃。当以征和、地节、元凤、为超等发行,延晃细审,是“太岁壬戌(延光元年本壬戌)”非“太岁在戌”,或本是“太岁在戌”,拓手不清楚,藐误认亦未可定。盍一检校之。近与昌石同弄古砖消遣岁月,惜两人皆无钱,又吴中非产砖之区,不可多得。不得已,以两汉、三国为断。三国而下一概不收(昌石并无汉砖,只收吴砖)。藐汉砖仅本初三枚,永寿二枚,延熹一枚,建和一枚,三国十余枚(无年月者不在数内)。建和字太模糊,几不可认,尚拟弃去。如此寒陋,得毋为千甓者齿冷乎。忆乱前藐购自潘兰陬者三十余枚(皆三国砖),戊午天台洪氏持《先德砖录》嘱代乞秘轩卿授梓,即以四百余砖贿介绍者,晋唐砖居多,然西汉如:汉十二年,吴元年,元凤元年,本始三年,地节二年,居摄二年。东汉如:章和、延光、阳嘉、汉安,皆精极。咸阳一炬,不能久享,良由福分太小也,附陈以博一粲。即颂,金石寿,藐翁顿首。

此信札为陆心源收录并编印在《潜园友朋书问》中。征和、元凤、本始、地节、居摄是西汉的年号,章和、延光、阳嘉、汉安、本初、建和、永寿、延熹、光和是东汉的年号。杨岘与陆心源信中谈论的大多是汉砖。由于清末古砖收藏之风盛行,又受到一些古玩商和文人墨客的追捧,汉代、三国时期砖价格不菲。陆心源因经营有方,家财丰厚,古砖收藏丰富,以汉砖最多,而且汉朝各帝号砖齐全。杨岘“不拜客、不宴客,半为畏讥,半为光景不充,格外节省起见”可知其家境并不宽裕,故“不得已,以两汉、三国为断。三国而下一概不收。” 杨岘退居吴门后,生活窘迫,刘石香编的《藐叟年谱续》中写着:“先生在官不问财产,既归吴门,宦稿肃然,托文字以自给。”故他迫于生计,“日日清理笔墨债,随写随积,总不得了”。尽管如此,也无法阻止他对古砖的痴迷,他还是“力所能购则购之”、“不吝价也”。他虽以收藏三国古砖为主,但偶尔也收三国以前的砖,尽管当时价钱也不便宜。

信札提及仲复、彦侍、罏青都是客居苏州的湖州同乡。仲复即沈秉成(1823—1895),原名秉辉,字仲复,号听蕉。归安人(今浙江湖州)。清咸丰丙辰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历任苏淞太道道台、安徽巡抚、署两江总督、各地按察使等职。他工诗文书法,精于鉴赏,收藏金石鼎彝、法书名画而美富一时,他在苏州建有著名的“耦园”。彦侍即姚觐元,字彦侍、彦士,晚号复丁老人。归安(今浙江湖州)人。状元姚文田孙。道光二十三年(1843)举人,由户部郎中官四川川东道,广东布政司。他家学渊源,好金石,工小篆,兼善古文、治印和绘画之事。收藏古书不下数万卷,多宋元刊本及名人精校之本,建“咫进斋”藏书楼。晚年寓居苏州。沈罏青之人无从查考,应和杨岘、陆心源年龄相当,也为湖州知名人士。

昌石即吴昌硕(1844-1927),名俊卿,字昌硕,又字昌石、仓石,别号缶庐、苦铁,七十岁后以字行。浙江湖州安吉人。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我国近代金石、书、画大师。吴昌硕在1882年因故里不宁,携眷迁苏州四亩巷之四间楼,1884年在南园附近帝赐莲桥西亩巷赁得新居,与杨岘为邻居。杨岘与吴昌硕同为湖州郡人,而杨年长25岁,吴昌硕尊杨为耆宿,写了帖子拜杨岘为师。杨岘赏识昌硕的艺术才华,又是同里同艺,故结以换帖兄弟,成为忘年知交。在以后近二十年间,两人来往甚密。吴昌硕一直以师礼相待,以“藐翁我先师”、“藐翁我师范”之句题诗,被后人传为佳话。在苏州,吴昌硕因鬻艺生涯清淡,虽由友人荐作佐贰小吏,以维持生计,但生活捉襟见肘,十分困难,故言“近与昌石同弄古砖消遣岁月,惜两人皆无钱”。 1887年吴昌硕又移寓上海。故此札应写于吴昌硕在苏州期间。

古人云:“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陆心源与杨岘是昔日的挚友,又同嗜金石、古砖,两人可谓志趣相投,交契至深,情似兄弟。陆心源于同治十三年(1874)倍感为官之难,以陪母为由,隐退故里,潜心于藏书、出书,也致力于古砖收藏。杨岘为人耿直,个性鲜明,因不善逢迎,由扬州讯案受上僚借故问罪,辞职寓吴门。他退出官场后自号“藐翁”,以示藐视权贵之意,信札中也说道:“原参折内有藐视上司等语,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藐非恶谥’。故改号藐翁(同寅中敢藐视上司者有几人哉)。”他们身为具有真才实学又不愿同流合污的文人,去官隐居后,愿著书立说,独善其身。陆心源与杨岘有数十年之交,彼此鱼书问讯,一直保持来往,而古砖是其倾诉其迥于世俗、人生寄托的载体。杨岘为陆心源题额“千甓亭”,还为《千甓亭砖续录》撰序,对陆氏砖录评价很高。陆心源极重情义,经常到苏州与杨岘交游,还时常让杨岘题斋额、写对联、书斋榜,并不时送上笔润或古砖作为酬劳,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弥补了杨岘物质和精神上的需求,可谓一举两得,故杨岘从陆心源那儿求得古砖不在少数。

在陆心源一生中,朋友甚多,在他生前刻印的《潜园友朋书问》二册12卷中,共辑录了45位晚清名臣名士写与他的百余通信札,其中有倭仁、潘祖荫、陈廷经、汪鸣銮、曾国藩、曾国荃、李鸿章和郭嵩焘等,都是陆心源的师长及仕履中好友,皆朝廷要官和各地的总督、巡抚、学政,为一时名流。而杨岘则是他的贫困之交,陆心源在《潜园友朋书问》、《仪顾堂文集》均辑录了杨岘的来信,而且取其最长最精者,可见陆心源对杨岘这位“潜园友人”的十分珍视,爱才惜才。

杨岘致千甓亭主人的信札是晚清文人嗜砖论砖的一个缩影,从中可见晚清收藏古砖风靡一时。通过以上信札,我们进一步了解杨岘和陆心源的交往和兄弟般的友谊,更让我们深切感受到他们所具有深深的古砖情结,也为我们研究他们的生平及关系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文章来源于刘荣华的:杨岘与千甓亭主人的古砖情结

书名:千甓亭古砖图释.20卷.陆心源.光绪17年石印版
文件格式:PDF高清
文件大小:116M

直接下载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