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Scroll to Top

回页面顶

每个人都能自由地看到我们的文明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本

无评论
撰自未曾
2015年9月1日

book info

撰于2015年9月1日 | 无评论 | 归类于 | 撰自未曾

青铜器全形拓本

青铜器全形拓是一门集金石学、考古学、美学三位一体的精湛艺术。此《青铜器全形拓本集》共包含有商、周、汉代青铜器(簋、钫、洗、尊、盘、觚、斝、爵、甗、觯、鼎、敦、盉、彜、簠、罍、钟、卣、匜等)28种,拓片146张。大多是民国时期故宫博物院拓本。

全形拓,也称立体拓、器物拓、图形拓,是一种主要以墨拓技法完成,在此过程中辅以线描、绘画、传拓、剪纸拓等技法,把器物原貌转移到平面拓纸上的一种技艺。全形拓本之长处,在于能依原器之大小,使形状花纹展现于纸上,加以题识,补以花卉,即成一轴最佳之美术品。

中国古代的青铜器种类繁多,形式各异。两宋之际,随着金石学的诞生,对青铜器的关注不仅成为文人雅士的一种收藏爱好,青铜器本身更成了学者探寻、考证历史真相的实物佐证。为了更好地收藏、研究、展示、传播青铜文化,不知经过了多少代人的探寻、摸索,直到清末,才出现了一种全新技艺——青铜器全形拓,使之成为西洋照相术传入中国之前的金石“影像照片”。这让原本简单、粗略的青铜器线描图或局部拓片图有了质的变化,并且逐步衍化为一门新颖的艺术形式。

青铜器全形拓是一门集金石学、考古学、美学三位一体的精湛艺术。精美考究的宣纸、浓淡变化的墨色、字俊文雅的题跋,铸就了全形拓完美的艺术生命。青铜器全形拓的立体展示效果把中国传统拓片技艺发展到了一个全新阶段。观赏青铜器全形拓,品读题跋,其真实的影像效果不但在视觉上突破了传统书画笔墨的美感趣味,每件器物所特有的斑驳痕迹,在真实再现器物本身的特质外,还在不知不觉中引发了观赏者的思古之幽情。青铜器全形拓片自诞生后,一度成为金石学家追捧的对象,无数文人墨客、金石学家都沉浸在全形拓的乐趣中:端方、陈介祺、王国维、罗振玉、傅斯年、容庚、郭沫若、商承祚、于省吾、唐兰……人们都为这一全新的艺术形式所陶醉。(文字介绍参考:全方位了解全形拓制作工艺

大致目录

格伯簋(西周中期):原器阮元旧藏, 后归故宫, 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 钤印: “阮氏家廟藏器”, “麗生所拓”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汉钫(汉代):民国(1925-1930)拓本4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汉双鱼洗(汉代):民国(1925-1930)拓本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季献簋(周代):民国(1925-1931)拓本3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龙母尊(周):民国拓本2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散盘(西周时期):民国(1925-1930)拓本2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觚四件(商代):癸觚附金文拓片一块,其他则各仅存铭文一块,癸觚、祖辛觚、子觚、亚觚。民国(1925-1931)拓本5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斝二件(商代):子孙斝附金文拓片一块,父戊斝无斝, 仅存铭文一块,子孙斝、父戊斝。民国(1925-1931)拓本3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爵二件(商代):父乙爵附金文拓片一块,父癸爵无爵,仅存铭文一块,父乙爵、父癸爵。民国(1925-1931)拓本3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甗五件(商代):祖丁甗、仲甗各附金文拓片一块,其他则各仅存铭文一块,祖丁甗、仲甗、史[?]甗、者夫甗、[?]甗。民国(1925-1931)拓本7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觯五件(商代):父辛觯附金文拓片一块,其他则各仅存铭文一块,父辛觯、作宝尊彜觯、刃觯、[? ]父乙觯、邢季[?]觯。民国(1925-1931)拓本6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周鼎六件(商周时期):每鼎另附金文拓片一块,”父戊鼎”无鼎,唯金文一块。亚形文方鼎、[Yi]方鼎、康鼎、父戊鼎、伯荀父鼎、妇鼎。民国拓本11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周敦七件(商周时期):每敦另附金文拓片一块,”鸟敦”,”父乙敦”与”芮公敦”无敦,各存金文一块。父乙敦、鸟敦、父癸敦、鄂侯敦、颂敦、追敦、芮公敦。民国拓本11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周盉四件(商周时期):伯定盉另附金文拓片二块,父庚盉另附金文拓片二块,其他仅各存金文二块。伯定盉、商盉、父丁盉、父庚盉。民国(1925-1931)拓本9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周尊二件(商周时期):每件各附金文拓片一块。服尊、季受尊。民国(1925-1931)拓本4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商尊铭文四种(商代):祖乙尊、父己尊、父辛尊、诸[司+女]方尊、妇鼎。民国拓本4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新嘉量(新莽始建国元年):民国(1925-1930)拓本5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亚方彜(周代):民国拓本2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周鼎四件(周代): 述鼎、大鼎、錫貝鼎、[水(上)+吕(下)+隹]鼎。民国拓本9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周簠二件(周代):齐陈曼簠附金文拓片一块,召叔山父簠无簠, 仅存金文一块。齐陈曼簠、召叔山父簠。民国(1925-1931)拓本3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周壶六件(周代):父乙壶、伯庶父壶、苢父壶盖,均仅拓存铭文。芮公壶、应公壶、曾伯陭壶、父乙壶、伯庶父壶、苢父壶盖。民国(1925-1931)拓本14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周匜四件(周代):陈伯元匜,公父匜各附金文拓片一块,其他则各仅存铭文一块。陈伯元匜、公父匜、王[?]匜、季姜匜。民国(1925-1931)拓本6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周卣八件(周代):其中三件有文無器。父辛卣、[?]卣 、父己卣、周卣、贏季卣、[?]父卣、杞卣、大舟卣。民国(1925-1931)拓本21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馆传拓周钟二件(周代):子稣钟、宗周钟。民国(1925-1931)拓本5张

故宫博物院古物館傳拓周罍一件(周代):民国(1925-1931)拓本2张

虢叔大林钟(西周早期):民国时期拓本

寰盘(西周厉王28年):民国时期拓本

长宜子孙洗(汉代):民国时期拓本


对青铜器器形进行传拓,一般称作“全形拓”,是一种以墨拓技法完成,把器物原貌转移到平面拓纸上的一种特殊技艺。就传拓技法来说,初创时期由不太讲究透视、阴阳的拓平面的方法,发展到后来加入西方透视、素描等方法;又经过表现光线明暗的变化、立体呈现所拓器物图像的阶段,至民国时到达顶峰。当时最有学问的人都在研究青铜器。由于照相技术在当时还未普及,人们想窥见到一件别人收藏的青铜器是一件非常难的事,青铜器全形拓则满足了广大爱好者的需求。光绪年间,金石收藏家陈介祺采用“分纸拓”法,将器身、器耳、器腹、器足等部位的纹饰、器铭分拓,然后撕掉多余白纸,按事先画好的图稿,把拓完的各部分拓片拼粘在一起。由于所绘图稿准确,用墨浓淡适宜,使得全形拓技法有了突破性的发展。与分纸拓法不同的是整纸拓,这种拓法原则上要求用一张纸完成整个器形的墨拓。近代民国时期周希丁等人将西方传入的透视、素描等技法应用到了全形拓之中,墨色更是考究,浓淡相间,所拓器物图像的立体感大为增强,将这门技术推到极至,贡献尤大。此时,全形拓技术可以说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具体来说,整纸拓的拓纸不能做任何裁剪,上纸过程中需随器形变化分段分次完成,十分费工。而且“每次上纸不可贪多,移动部位不宜过大,每移一次都要衔接好花纹线条,始终要在所绘出的线内进行,绝不可延伸到线外,否则会失真变形”。

注:此PDF文件包含书签目录。

书名:青铜器全形拓.28种.商周汉时期.民国时期故宫博物院拓本
文件格式:PDF清晰
文件大小:70.6M

直接下载

留言评论